楼塔三叠(行天下) 旅游news-旅游频道 金作超 3151067
有思想 / 有温度 / 有品质
楼塔三叠(行天下) 旅游news-旅游频道 金作超 3151067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频道 > 旅游news

楼塔三叠(行天下)

2020-06-10 14:02 | 来源: 人民网

  楼塔地处杭州萧山之南,公元897年建镇;三叠,三首,指音乐,亦指独特之人和事。

  仙岩

  仙岩是楼塔的古称,它因东晋名士许询而来。

  许询,字玄度,会稽内史许昄次子,好游山水,终身不仕。他喜欢和山水为伴,“许玄度隐在永兴南幽穴中,每致四方诸侯之遗。或谓许曰:‘尝闻箕山人,似不尔耳!’许曰:‘筐篚苞苴,故当轻于天下之宝耳!’”许询找地方去隐居了,在哪栖身呢?《隋书》说他“隐居永兴之究山”。永兴就是萧山的古称,楼塔,在萧山之南,究山是楼塔百药山的最早称呼,山上洞穴很多。这里本属越州,离会稽也近,就在此安顿身心吧。

  许询是东晋玄言诗的代表人物,虽隐居于此,四面八方的军政要员却都跑来看他,送来不少礼物,针对别人说他不像古代大隐士许由的说法,他乐呵呵地答道:这些用篓筐装着、苇叶包着的东西,比天子之位轻盈多了。言下之意是,我虽隐居,生活质量还是要保证的嘛。朋友们一看,在洞穴窝着,实在于身体不利,看那山腰有一大块平地,我们为您修一所房子吧。

  一屁股坐下去都能压着几种草药的百药山腰,立起一座舒适的宅院,许询每天看雾看云,观鸟听泉,饮酒作诗,闲适得很。永和九年三月初三夜的上蛾眉月,如弓,如钩,映着兰亭,也映着许询屋前的青山翠竹。

  东晋永和年间的越州上空,飘荡着玄妙和仙气,王羲之、谢安、许询、孙绰、支遁,都是极要好的朋友,他们的身后,常常簇拥着一大群崇拜者,聚会,清谈,饮酒,作诗,他们的才情在会稽的山水间洋溢。

  在百药山差不多隐居了10年后,许询要去剡地(今嵊州)找好朋友王羲之,百药山腰的房子,舍宅为寺,名重兴寺。人们相信,许询是得道成仙了,于是,百药山对面巨大的山岩被称为仙岩,他居住过的山洞,叫仙人洞,他在溪边垂钓处的悬石,叫仙人石。仙岩就成了楼塔最古老而诗意的称呼了。

  唐上元二年(公元675年),百花盛开的明媚春季。初唐才子王勃,南下看望被贬交趾的父亲,一路游山观水,途经越州,去了兰亭,自然也要来萧山探望他崇拜的诗人许询。行走百药山中,王勃吟道:崔嵬怪石立溪滨,曾隐征君下钓纶。东有祠堂西有寺,清风岩下百花春。

  庚子初夏,杭州入梅的第二天,沐着细雨,我到楼塔,上百药山,寻找重兴寺遗址。一片杂草荒芜的平畴,有十余亩,约一人高的一处残砖墙,两角相交,是重兴寺唯一的地面遗物,墙脚边有一口深井,里面泉水能照出人的影子,楼塔文化站站长王新江指着周围说,草丛里有不少各式瓷器碎片,1600多年来,重兴寺毁毁建建,据资料考证,最后一次毁于太平天国的战火,如今当地打算建一个许询纪念馆,但寺的恢复,还有一定难度。

  此刻,对面的仙岩山云雾缭绕,我仿佛看见许询穿梭攀登在山岭间,也仿佛看见王勃、孟浩然、温庭筠等著名诗人在吟咏许询事迹的灵动身影。雨中仙岩,钟灵毓秀。

  《医学纲目》

  楼英成为一代名医的经历很传奇。他七岁开始读《周易》,背诵如流,内化于心,又遍涉诸子百家,十二岁研读《黄帝内经》,穷悟细研,从中寻找医学原理,并得精通医术的堂兄指点,禀赋、勤奋、渊源、家境,成就了一代名医。

  左手捋须,右手捧书,楼英神情专注地读着书,面前有一桌,想来是他常用的医案桌,头上有一匾额,上书“惠天下”。“世人得一秘方,往往靳而不以示人,盖欲为子孙计也,吾今反之,将以惠天下,而非求阴骘也。”所谓家传秘方,大多数人都“靳”,就是吝惜,不肯给予人家,如果没有“惠天下”的心态,那就得不到“阴骘”,即阴德。楼英20岁开始行医,每病必录,大量的医案,加上他的仔细梳理研究,为《医学纲目》的撰写积累了丰厚的资料。

  楼英纪念馆内陈列着不少版本的《医学纲目》,我仔细看目录,皇皇四十卷,整整三十年,阴阳脏腑、肝胆、心小肠、脾胃、肺大肠、肾膀胱、伤寒、妇人、小儿、运气,十大部分,总字数一百二十万字。楼英显然功底深厚,他在编撰体例上,以人体脏器和专科分部,看似简单,却极为科学严谨,每部都是先论述病征,再说治疗方法,然后给出方药,而且,各病的治疗上,他都设正门和支门,每门又分上和下,上为《黄帝内经》之法,下为后人治疗方法,以阴阳表里寒热虚实“八纲”分析正误,无论初学或临床参考,均迅速便捷,实用有效。

  这一部大医书所产生的影响,我只说两件事,其一,李时珍编撰《本草纲目》,《医学纲目》是他的重要参考书,文中大量出现“引自楼英《医学纲目》”的注脚;其二,乾隆年间,清廷征集天下图书编辑《四库全书》,萧山选送百余种,入选的只有楼英的《医学纲目》和学者毛奇龄的《西河集》。

  楼英心善目慈,医术高超,至今楼塔人都尊称他为“神仙太公”。

  细十番

  今年77岁的楼正寿,腰板笔直,个子敦实,着一身红绸演出衣,快步走向中间位置坐下,操起二胡端坐,他面前有一个大鼓,另外十八位演员,皆各自操琴,神情庄严,这是演出前数秒钟的宁静。大家只等楼正寿右边那位鼓板师的小鼓敲起。橐,橐,轻轻两下后,拉哆哆拉嗦咪,管弦齐奏,细十番的主干音,如炎夏清凉的山泉,舒缓地流淌进人们的心田。

  这是我第一次完整欣赏楼塔细十番。我面前表演的细十番有一套三曲:望庄台、一条枪、八板,乐器为鼓板、排笙、洞箫、二胡、大胡、中胡、板胡、四弦胡、琵琶、三弦、大小阮、古筝、扬琴等,三个曲牌的节奏从舒缓到流畅,层次分明,曲曲相扣,主题为歌颂大禹治水功绩。7分钟后,演员们明快地收住了最后一个音。楼塔细十番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中国十番音乐一面独特的旗帜。

  楼塔细十番,属明代宫廷音乐,此乐为什么会独独保存在楼塔呢?这要说到楼英。楼英自南京回乡,将这套音乐带回了家乡,犹如唐朝的叶法善,他高龄回乡时,将唐玄宗朝的名曲《霓裳羽衣曲》带回了松阳家乡,从而使现代松阳高腔的骨干音中,依然浸着浓郁的霓裳曲的因子。楼英极喜爱音乐,当他听到细十番的音乐,觉得身心极度舒缓,他决定将这种能医治人心灵的音乐带回家乡传习。

  在楼塔细十番的500多场演出中,楼正寿感受最深的几次是,世界音乐大会社区音乐教育主题会议的开场表演、联合国代表团中国萧山文化行表演、西博会中外传统音乐交流表演。是的,音乐无国界,喜欢美好的音乐是人的天性,音乐也是最好的文化交流方式。当不同肤色的游客徜徉于楼塔的明清古街时,耳畔的楼塔细十番流淌出的是楼塔美丽山水和千年深厚人文所凝结成的动人乐符。

  许询的仙岩,楼英的《医学纲目》,明代细十番,此为楼塔三叠。

  江南大地上,崇山峻岭中,1650年的绵长时光,堆叠起了一座博大而精深的文化楼塔。

  (陆春祥,笔名陆布衣,浙江省作协副主席,浙江省散文学会会长,已出散文随笔集《字字锦》《笔记的笔记》《连山》《而已》《袖中锦》《九万里风》等20余种,作品曾获鲁迅文学奖等。)

编辑: 金作超 吉网新闻热线:0431-8290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