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湖截污 还洱海一湖碧波 国内畅游-旅游频道 金作超 2761579
有思想 / 有温度 / 有品质
环湖截污 还洱海一湖碧波 国内畅游-旅游频道 金作超 2761579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频道 > 国内畅游

环湖截污 还洱海一湖碧波

2018-11-12 09:47 | 来源: 人民网
  原标题:环湖截污 还洱海一湖碧波

  初冬的洱海,水面开阔、波光粼粼;远处的苍山,重峦叠嶂、郁郁葱葱。如今,洱海治理得怎么样了?

  实施环湖截污工程,截断流向洱海的污水

  洱海是全国第七大淡水湖。近年来,随着城镇化进程加快和旅游业快速发展,洱海周边人口不断聚集,洱海流域农业生产、生活污水增加,污染控制难度逐年加大,对洱海水生态环境造成较大影响。云南省委书记陈豪指出,洱海环境保护形势严峻,必须要采取断然措施,开启抢救模式。

  高原湖泊汇水面积小、蒸发量大、调蓄能力差,水体更换十分缓慢,生态系统比较脆弱。洱海面临的一个最大问题,是农村生产生活污水以及周边餐饮、客栈产生的污水。

  为彻底截断流向洱海的污水,大理白族自治州启动实施了环湖截污工程。

  2015年10月,大理市洱海环湖截污及污水处理厂一期工程开工。截至目前,共建成环湖截污主干渠90.63公里,污水处理厂13座,形成了一条环湖截污治污“大动脉”。

  在此基础上,环湖截污工程二期等项目启动,构建洱海流域截污治污体系的“毛细血管”和“细胞单元”。洱海流域的469个村,建起了9.03万户农户化粪池,设村落污水收集支管网2130公里,新建和迁建分散式村落污水处理设施82座、多级生态塘库系统45座、小型尾水湿地47块。

  “现在每个村子都有管网,家家户户的生活污水不允许直接排放到洱海。”大理市喜洲镇美坝村一名村民说。

  2017年4月,大理市委和市政府对核心区餐饮客栈服务业展开专项整治,关停了洱海流域2498户餐饮客栈,被称为史上“最严洱海保护令”。

  “在截污干渠建成前,如果不停止这些餐饮客栈的生产经营,污水还是会向洱海里面排,这对洱海保护是极其不利的。关停的目的是要先停止污水排放,再抓紧时间建设环保设施,确保污水收集进入管网。”大理州州长杨健说,经过一年多的整治,现在不少达标的餐饮客栈已经重新开业。

  阳溪是著名的“苍山十八溪”之一,清澈的溪水从苍山脚下流向洱海。溪水两岸,施工队伍正在进行土地平整、植树护坡。工程负责人介绍,大理州对34条入湖河道进行综合治理,封堵了城市建成区地下井以及“苍山十八溪”的农业灌溉取水口,实施城乡统筹供水,让农民用上了自来水。经过严格整治,如今“苍山十八溪”自然水循环得到恢复,入湖清水量明显增加。

  新建污水处理厂“藏”地下,减少对周边居民和景观的影响

  被截住的污水如何处理?污水处理厂建在洱海周边,会不会影响游客的观感?

  “洱海周边新建的6座污水处理厂,都被‘藏’到了地下。”中国水环境集团董事长侯锋介绍,把污水厂建在地下,周围居民生活、洱海的景观都不受影响。

  记者在大理镇污水处理厂看到,污水处理设施全部建在地下,整个厂区绿草如茵,闻不到异味。侯锋说:“下沉式再生水处理系统使用生态技术,污水经处理后可以用于河道生态补水,也可以用于消防、绿化和农田灌溉。”

  作为财政部第二批PPP示范项目,6座污水处理厂工程总预算34.9亿元,超过了“十二五”期间洱海保护治理的总投入。“在这个项目中,政府用1亿元的资本金,撬动了社会资本投资28.8亿元。项目建成后由中国水环境集团负责专业化运营,代替政府提供洱海保护治理公共服务。”杨健介绍,目前大理州的5个洱海保护治理PPP项目,均被列入了财政部示范项目,并已全部签约落地。

  今年6月,洱海流域范围内,规模庞大的“厂、站、管、网、池、塘”截污治污工程体系投入运营,从农户到村镇截污治污体系实现全流域覆盖。

  治污取得阶段性成效,但治理任务仍然十分艰巨

  据介绍,洱海保护治理取得了阶段性成效,2018年1—5月洱海水质达到Ⅱ类,6—10月达到Ⅲ类,洱海近岸湖区水质和水生态与前几年相比有明显改善。生态环境部通报2018年上半年全国地表水环境质量状况,洱海为水质良好、中营养状况。

  抢救洱海初战告捷,但保护的脚步并没有停歇,对洱海的治理只会越来越严。

  为巩固治理成果,大理州开展蓝藻水华预警监测和卫星遥感预警监测,完善洱海生态环境监测监控网络,在主要入湖河道重要节点布设了330个行政断面监测点,并组建14个人工巡查组,对84个常规观测点进行巡查报告,实现了对湖面和断面水质监测的全覆盖。

  目前,洱海正在实施“三线”划定方案,确定洱海湖区、湖滨带、水生态核心区的保护界线。这对恢复洱海自然生态岸线,形成完整的陆地与湖泊水体的过渡缓冲区域,提高洱海水生态系统的稳定性、防止生态退化、改善水质具有重要作用。

  虽然洱海保护治理各项工作有序推进、势头较好,但洱海的生态系统仍比较脆弱。经环湖截污等系统治理后,洱海水体磷浓度已显著下降,但由于农业面源污染较重,氮浓度仍居高不下。洱海水质改善需要时间,初期投入大、资金不足仍是洱海保护治理的瓶颈。洱海保护治理的任务依然十分紧迫和艰巨,需要进一步加大投入进行持续保护和治理。(李丽辉)

编辑: 金作超 吉网新闻热线:0431-82902222